May. 15, 2017

玻璃

当春雨又开始洗礼着外面的世界,眼前绿油油的草坪被雨水雕琢的如此精致。而我却坐在室内的长椅上,隔着那面阻止我奔向外面的世界的窗户。看起来,那片玻璃就是阻止我追寻自由的罪魁祸首。

 

我试图去打破那片阻止自由的玻璃。可是,玻璃太坚硬。无论我怎么努力,他只是默默的看着,那个把自己折腾到精疲力尽的我。而他还是那样耐心而又的告诉我,外面的世界不适合我。即便我可以破窗而出,早已是满身伤痕累累。我似乎停下了继续锤击的节奏,瘫坐在了地上,但是还有那么些不甘心。而他还是那样温柔,平静,颇有长着味道般的看着我。他是那么耐心地告诉我,外面的世界有多么险恶,尽管它很精彩;他是那么平静地告诉我,我不够强大,承受不住风雨的考验;他又是那么诚恳的告诉我,最适合我的地方,其实就是我现在带的温室。。。

 

我开始陷入了思考的漩涡。或许,我没有那么强大?也许,我对外面的世界只是抱着美丽的幻想?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,最适合我的地方就是现在所处的环境。

 

我开始动摇。试图相信他说的话,开始试图告诉自己我适合这样做,开始怀疑,我之前是不是做了那么一个愚蠢的决定。

 

我瘫倒在了地上,眼泪像汹涌的洪水冲出眼眶时。依然看着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挥洒在那片绿油油的草地时。仿佛就像一把刀,刺入我的心脏,慢慢地切开,让我明白一切都是我的虚幻。

 

半响,我缓缓的站起。叹息,看着外面那个令我向往的世界。转身,当准备离去的那一刻,脑海再一次回荡着那份渴求自由的呼声。我仿佛看到了远方那个奇妙的世界,嗅到了沾着雨水的草地的气息,触碰到了那树木柔软的树叶,而小溪的水流从我的脚趾间悄悄溜过。我脑海里忘不掉,那奇幻莫测的世界。尽管,我未曾踏过那片土地;尽管,我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,到底是美好还是险恶?

 

我叹了一口气,向前走了几步,转身,快速地冲向那片阻挡我的自由的玻璃

 

雨似乎才停不久,地上的草地还是湿漉漉的,身上的伤痕以及满地的碎玻璃。当我再次睁开眼看到这一切,足以证明我逃出了曾经的那个温室。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外面的世界。我缓缓的却十分吃力站起身来,看着满是血痕的双手,再次回望着那个被我打破的玻璃,囚禁我的温室。半响,我向着那个世界的方向走去,再也不回头。

 

当我坐在小溪边上的大岩石上,周围是环绕着的绿色的树木,时不时有极富有诗韵的鸟儿的歌声,我看着溪水流向远方的清脆的声音。不知怎的,思绪又飘到了曾经,停留在了那个灰蓝色天空下飘着淅淅沥沥的春雨,而我却坐在窗前的时候。仿佛想起了,那片玻璃给我的做着耐心地劝说。似乎,从某些角度来说外面的世界可能没有那般美好,这样来说他的建议其实也是十分有价值的。对于我来说,这个建议对我根本不受用。就像他不明白,自由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。我想,如果没有当时冲出玻璃的那份勇气,满身的伤痕,何来我今天的恬静自由?